宝马中国股票,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老铁们想知道有关这个问题的分析和解答吗,相信你通过以下的文章内容就会有更深入的了解,那么接下来就跟着我们的小编一起看看吧。

宝马中国股票: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

宝马中国股票,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

宝马(BMW)是全球著名的豪华汽车制造商,以其高品质、创新设计和卓越性能享誉全球。作为中国市场的重要一环,宝马在中国汽车行业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作为投资者,了解宝马中国股票的分析师目标价对于制定投资决策至关重要。

宝马中国股票的分析师目标价是指专业分析师根据公司的财务状况、市场预期和行业趋势等因素进行的预测。这些目标价通常是一个未来一段时间内认为该股票的合理估值范围。对于投资者来说,了解分析师的目标价意味着可以更好地评估股票的投资价值和风险。

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对宝马中国股票普遍持乐观态度。这主要源于以下几个原因。宝马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表现一直强劲。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宝马能够持续提供符合当地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并有效推动销售增长。德国宝马汽车公司一直致力于技术创新和研发投入,不断推出具有竞争力的新车型。这种创新能力为宝马中国股票的增长提供了可靠的支撑。随着中国消费者对高品质豪华汽车的需求不断增加,宝马中国股票具有良好的长期增长潜力。

根据分析师的目标价预测,宝马中国股票有望保持持续增长。投资者应该注意到,股市投资存在一定的风险,股价可能受到市场波动、宏观经济环境以及公司内部因素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决策时应该充分考虑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和投资目标,以便做出明智的投资选择。

宝马中国股票作为德国宝马汽车公司在中国市场的投资标的,吸引了众多分析师的关注和看好。分析师目标价的预测为投资者提供了参考,然而投资者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包括市场环境、公司业绩和风险因素等,以进行更加准确的投资决策。

宝马中国股票,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

宝马股票的简介

宝马股票是指集团(BayerischeMotorenWerkeAG)的股票,是全球知名的高端汽车制造商和销售商之一。华晨宝马则是宝马集团与中国合作伙伴华晨汽车共同成立的合资企业,主要负责在中国市场生产和销售宝马品牌汽车。宝马股票的过去表现

过去几年里,宝马股票一直表现出较为稳定的增长趋势。尽管全球汽车市场存在一定的波动性,但宝马凭借其优质的产品、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全球销售网络,始终保持了较高的竞争力。华晨宝马作为宝马品牌在中国的代表,也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宝马股票的财务状况

从财务角度来看,宝马集团一直保持着较为健康的财务状况。根据最新的年度财报数据显示,宝马集团的销售额和净利润均实现了增长。特别是在中国市场,宝马品牌在豪华车市场的份额逐年提升,为公司带来了可观的收益。宝马股票的发展前景

随着全球汽车市场的不断发展和电动汽车的兴起,宝马股票的发展前景仍然十分乐观。宝马集团积极开展研发工作,推出了一系列电动车型,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充电桩网络,以满足消费者对清洁能源汽车的需求。宝马还在智能驾驶、数字化服务等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投资宝马股票的建议

投资宝马股票需要谨慎考虑个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和投资目标。虽然宝马股票在过去表现良好,但股市投资存在风险,股价可能会受到市场波动、行业竞争、经济波动等因素的影响。建议投资者在进行投资决策之前,充分了解公司的财务状况、行业发展趋势以及市场预期,并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投资。

宝马股票作为全球知名的高端汽车制造商,近年来一直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增长趋势。在全球汽车市场的发展和电动汽车的兴起背景下,宝马股票的发展前景仍然十分乐观。投资者应该谨慎对待股市投资的风险,并在进行投资之前充分了解相关信息和风险因素。

宝马股票属于哪类股票

在消费类。据东方财富网得知,宝马股票在消费类板块(周期性),是德国汽车品牌。宝马是全球知名的豪华汽车品牌,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成立于1916年。宝马是德国三大豪华品牌之一。

宝马汽车是几线品牌

不是。奔驰、宝马属于一线豪华汽车品牌的,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属于高奢品牌汽车品牌,保时捷属于轻奢汽车品牌, 兰博基尼、雅马哈、林肯、布加迪属于著名跑车品牌。

汽车品牌可以根据奢华程度和车型种类分为顶奢品牌、高奢品牌、轻奢品牌、一线豪华品牌、二线赢华品牌、一线普通品牌、二线普通品牌、三线普通品牌及其他品牌。其中

顶奢品牌有:西贝尔、科尼塞克、布加迪、帕加尼;

高奢品牌有_劳斯莱斯、迈巴赫、世爵、法拉利、兰博基尼、宾利、阿斯顿马丁、迈凯伦;

轻奢品牌有:保时捷、玛莎拉蒂;

—线豪华品牌有∶奔驰、宝马、奥迪;

二线豪华品牌包括_雷克萨斯、讴歌、英菲尼迪、凯迪拉克、林肯、路虎、捷豹、沃尔沃等;

一线普通品牌有_大众、丰田、本田、日产、别克、福持、Jeep ;

二线普通品牌有_现代、起亚、马自达、斯巴鲁;

三线普通品牌有_标志、雪铁龙、雪佛兰、道奇;自主汽车品牌等级划分:

一线的自主品牌,是长安、长城、吉利、比亚迪、上汽通用(五菱、宝骏、荣威),这些自主汽车品牌,无论是研发能力上,还是销量上,在国内均是名列前茅的;

其中除了长城是“单条腿”走路之外,其他品牌产品覆盖率都是非常广的,不过“单条腿”策略的长城,销量一直也在前几位,这也是很难得的。

二线自主汽车品牌,奇瑞、一汽东风、江淮、广汽传祺,若把奇瑞排在二线品牌的位置,可能很多奇瑞粉会不高兴,奇瑞毕竟在国内的汽车界站稳的最早,但是始终没能掀起发展的热潮,呈现出来不瘟不火的趋势,即便部分车型能够短期成为爆款,随后却销声匿迹了,如今的奇瑞,真的没有和长安、长城、吉利等一线品牌竞争的能力!

三线自主汽车品牌,众泰、力帆、陆风、东南、野马、华泰、海马等,说到三线自主汽车品牌,人们首先认识到的,就是有制造能力,但是产品的可靠性和稳定性,都是未知的;

三线品牌中众泰可谓是领衔的品牌,早期依靠模仿、借鉴等方面,赢得不少车主喜爱,但是随着口碑,众泰销量一直在下跌,而且它的三线自主汽车品牌,也没有一个好过的。

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

[汽车之家?新能源]??超级播报,每周都有料。本周热度最高的是啥?那一定是惊心动魄上下波动的全球股市,这也让几个汽车品牌在这一轮市值波动中再次被大家所重视。比如特斯拉在本周一拉升至了1794美元/股,市值一度突破3200亿美元,超过了7个通用汽车的市值,而蔚来汽车也在过去两周时间里市值接近翻倍,新造车品牌的价值似乎被人们重新评估。而反观传统汽车品牌,本周宝马iX3正式亮相,德国三大豪门的纯电动产品终于举起,但他们的击打和抗击打能力,能否和时下新品牌的产品一战么? 7月13日,特斯拉股票拉升至1794美元/股,市值一度突破3200亿,虽然在之后的几日下跌回了约1500美元/股,但特斯拉依然成为了目前美国市值前十的公司。与此特斯拉已经占据全球汽车行业27.5%的市值,但却只有0.4%的营收和接近0%的利润。究竟是什么因素打造出了特斯拉现在的“霸主”局面呢? 几年前,全球著名咨询公司麦肯锡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当汽车逐渐从一个硬件驱动的机器,进化成软件驱动的电子产品时,汽车行业的竞争法则也将被重新书写。而在2020年这个时间点,软件技术价值几乎是全球所有车企都在共同关注和努力的方向。 传统汽车的三大硬件掌控了过去时间里汽车技术发展的核心,但就像软件技术改变了像手机这样的移动设备一样,软件与车辆的协调,算法对于效率的提升以及数据积累对于安全的强化,这些技术让汽车拥有了再次发生迭代的可能。 在2014年推出了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后,特斯拉作为“出头鸟”,挨到负面评论的“子弹”最多,当然同时也吃到了第一波的红利。目前从行业到消费者,对于特斯拉在软件技术上的创新以及应用观点仍然不一,尤其是在软件控制与自动驾驶的车辆安全上,更是看空特斯拉的主要因素之一。在今年2月份,特斯拉也发布了一份数据,进一步论证软件控制对于车辆事故的影响。特斯拉表示,所有配备了Autopilot系统的车辆,平均每307万英里记录一起事故;而没有配备Autopilot且没有搭载主动安全系统的车辆,平均每163万英里记录一起事故。 可特斯拉在软件技术上能力,在市值中完美体现。本周,美国华尔街分析师Alexander Potter称,行业大幅上调特斯拉的股票目标价,是因为看好特斯拉的软件服务。自动驾驶软件(FSD)领先于竞争对手,可为特斯拉贡献超过30%的毛利率。同时他也提到,行业认为特斯拉是未来汽车移动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一家公司,这位置在未来10年不太可能发生改变。

连带效应 蔚来市值猛增特斯拉带动了新能源汽车以及智能汽车的资本关注,赛道上的其它新能源企业也更加看好当下的时间点。过去两周,蔚来汽车股价一度突破16美元/股,市值相比去年9月份提高超过了10倍,已经接近福特汽车一半的市值。 蔚来市值的猛增离不开过去半年的一系列动向,2020年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向拥有换电技术的企业倾斜,腾讯继续提高对于蔚来的股份持有,而在7月10日上午,蔚来中国与中国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等六家银行举行了蔚来中国银企战略合作签约仪式。根据战略协议,此次签约的六家银行将向蔚来中国提供104亿元人民币综合授信,以支持蔚来中国业务的运营与发展。 除了将钱花在了品牌服务的打造之外,和特斯拉一样,蔚来在自动驾驶技术开发上的投入也从未降低。最新数据显示,蔚来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使用方面,目前系统已经完成9次迭代升级,用户累计行驶里程超过5200万公里,累计行驶时间超过75万小时。 根据蔚来汽车最新的招聘信息显示,其正在加大扩招自动驾驶、传感器以及计算机视觉系统等相关方面工程师,继续在软件开发领域加大投入。在本周,蔚来也发布了一份用户数据报告,在一些数据上能够看出,蔚来正在加速追赶前方的特斯拉。 和去年相比,蔚来汽车今年可以说是喜报连连,日前,蔚来汽车官方表示,第50000台蔚来量产车正式下线,品牌在783天的时间里实现了这一成绩,创造了行业新速度。蔚来汽车第三款量产车中型纯电动轿跑SUV——蔚来EC6将在7月成都车展上公布配置及售价,并在9月开始交付。宝马iX3发布 更显传统品牌步伐缓慢新势力品牌在市值上“蒸蒸日上”,传统品牌又做出怎样针对性的出牌呢?本周,宝马iX3正式亮相。官方表示,新车将会在今年下半年在国内率先上市。先期年内在中国沈阳的华晨宝马工厂生产,并供应除美国外的其他地区。动力方面,新车前期仅提供后驱车型,其配备一台最大功率为210千瓦(286马力)的电机,并配备74kWh的电池,其续航里程达到500km。就此,传统德国三大豪门的纯电动产品终于凑齐。 现在回想起来,在几年前奔驰EQC、奥迪e-tron以及宝马iX3车型首次披露时,人们充满希望,认为当这些产品进入市场后,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新势力将“不堪一击”,可事实证明结果并不理想。数据显示,奔驰EQC今年1-5月在国内的总销量为364台,奥迪e-tron也并未拿出足够令人满意的成绩单,相比于特斯拉在国内单月过万的销量而言,难以进入市场主轨。而迟迟未亮相的宝马iX3,在这个时间点的推出,未免让人觉得过于迟到和担忧。 宝马大中华区总裁高乐在iX3亮相后表示,面对目前新能源市场的局面,电动汽车的定价是需要按照级别来确定的,纯电车型可以略高,但不应高于级别本身。比如即将在沈阳生产的宝马iX3,本身的细分市场还是针对目前X3的目前用户,如果消费者需要这个级别的车型,但又因为体验或者车牌指标的问题需要购买纯电动车型,合理的价格也是确保他们“选择的权力”。超级播报总结传统品牌的现状,如果真的用“软件技术定义下一个汽车产业”来衡量的话,那么击打和抗击打能力现在来看都并不理想。本周一条外媒的消息指出,欧洲传统品牌正在逐步加大对于车辆软件系统以及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投入,并且在2019年的研发投入资金在多年后终于超过了中国。面对传统车企的“后知后觉”,软件到底能否决定下个汽车时代,这是一个值得我们重新思考的问题。(文/汽车之家 姚嘉)

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投资组合

提及西方著名的家族企业,人们往往想到的都是诸如蒂森克虏伯集团、摩根财团这些以家族姓氏命名的企业,即便像蒂森克虏伯这般,早就已经彻底脱离了克虏伯家族,转为了职业经理人管理运营,但其“军火帝世家”的名牌仍被刻意用做了最响亮的广告。 却有一个德国巨富家族,世代秉承着相当另类的“家规”——“不使用家族姓氏作为产品商标或企业名称,并尽量避免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 这就是德国的隐形巨富帝国——匡特家族。 说起德国匡特家族,知晓的人可能寥寥无几。但其实,众多令人炫目的企业,其背后的大股东,竟然都是匡特家族——宝马、戴姆勒-奔驰、国际化专业化学品集团阿尔塔纳(Altana)、 生产毛瑟步枪的 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DWM)、占据德国蓄电池八成市场份额的瓦尔塔电池公司(Varta)…… 可以说,匡特家族的百年跌宕起伏的命运,就是德国近现代史的缩影。 跟几代人专注于钢铁和军工产业的克虏伯家族不同,匡特成员犹如敏锐的“狩猎者”,从不固守于某种行业,总能从复杂的商业环境中,寻觅出最具发展潜力的行业,并抓住时机,迅速重新部署。 柏林西北的普利茨瓦尔克小镇曾有一家毛纺织厂, 1865年,纺织厂来了一位16岁的学徒——埃米尔 · 匡特。 匡特家族的命运之轮由此开启。 凭着吃苦耐劳的精神和灵活的头脑,只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埃米尔就从车间工人做到了店员和销售经理,并成功地俘获了工厂负责人德雷格女儿海德薇的芳心,成了德雷格的上门女婿。 德雷格去世后,埃米尔联合妻弟,一同买下了这家厂子的超半数股份,掌握了纺织厂的所有权。 埃米尔·匡特正赶上了好时候。 伴随着1860—1870年代的德国统一战争,崇尚军国主义的普鲁士王国/德意志第二帝国对军服的需求猛涨,纺织厂通过接“政府订单”,产业不断做大,到了20世纪初,匡特家族已经成功控制了三家实力强大的纺织厂,基本上垄断了整个行业,成为德国纺织业的领头羊。 可惜,还不算太老的埃米尔(才50来岁)身体先垮了,患上了多种慢性病。于是,刚完成大学学业的匡特二代,京特·匡特( Günther Quandt)被老爸从柏林召回,开始被培训接管家族企业。 与保守稳健的父亲不同,儿子京特更敢于尝试和冒险。 一战前夕和战争期间,庞大的军服订单让匡特家族产量增加了4倍多,获利颇丰。 战后,德国经济一蹶不振,失业率和通货膨胀居高不下,马克疯狂贬值的如同卫生纸一般。 包括中产阶级在内的大部分工薪阶层都迅速、直接、毫不拖泥带水地变成了叮当响的穷人。 没成想,对于某些掌握着资源的大企业家们来说,这却又是个天赐良机——超规模的通货膨胀使他们能轻松地还清债务。 某种程度上,匡特家族就是德二帝国战争策略的最终获利方。 通过银行贷款,京特·匡特以抄底价买下了德国毛织集团30%的股权。 后来,又由于不堪承受来自银行方面的巨大压力,他被迫出售了全部股权。 这一进一出,让京特的银行账户上入账了4500万马克。 要知道,此时的马克还在剧烈贬值,每天都持续缩水,必须尽快投资。 跟一般投资者购买多种股票,以规避风险博取投资收益为不同,京特的理想显然更远大——他渴望着获得某个行业的影响力——集中投资于某些企业,进而谋取决策权和垄断地位。 早在战前, 京特就非常看好蓄电池行业,此时, 经过缜密的研究之后,京特盯上了蓄电池厂股份公司(AFA)。 趁着股价大跌, 如同狩猎者一般, 他悄无声息地吸纳了 AFA的大量 股份,最终成功收购了这家军工电池企业。 至此,匡特 家族从轻工业开始转向重工业和军工产业,并第一次买下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公司。 魏玛时代的 京特·匡特 已经成从“纺织厂主”成功变身为了有影响力的投资家,通过买进自己中意行业的股票,成了多家重工、化工、制药、机械企业的拥有决策权的大股东。 1930年代, 京特·匡特 当选为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DWM)的监事会主席。 这个DWM属于德国军工巨头,旗下拥有毛瑟工厂。 自此,做军装出身的匡特 家族 ,开始主打军火工业。 很显然,匡特家族又一次赶上了好时候。 随着纳粹党的上台,德国不断扩军备战,各类政府订单又一次带来了异常可观的超额利润。 1933年,京特·匡特加入了纳粹党,和德三高层往来频繁。 二战开打后,京特·匡特被任命为德意志第三帝国国防经济部主要负责人之一,深得纳粹高层信赖。 他旗下的AFA工厂为德国海军潜艇提供了几乎所有的蓄电池,并参与了V系列导弹的研制活动。 1941年,忙着倒腾军火的京特·匡特还顺便收购了一家濒临破产的制药厂——比克·古尔登厂股份公司。 这个比克·古尔登公司,就是后来世界化工领域的大佬——德国阿尔塔纳集团的前身。 到了战争后期,即便雇佣了大量女工,匡特家族的工厂还是出现严重的劳动力匮乏。 于是,跟同期的克虏伯工厂一样,京特·匡特的工厂们也开始接收大量纳粹政府提供的“低成本劳工”,即占领区人民、苏联战俘和一部分集中营的犹太人。 匡特家族 甚至直接与党卫军进行了深度合作,在汉诺威的电池工厂建造一个集中营——绝大多数劳工会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死于铅中毒。 在恶劣环境和高强度劳动下,匡特家族的工厂变成了一座座“死亡生产线”。 战后,京特·匡特的纳粹党身份和使用“强制劳动”的这段不光彩的过往,让其被认作了 法西斯的“胁从者”,并背上了“反人类罪”的指控,被美军逮捕,扔进了监狱,等待接受战犯审判。 1946年12月,京特·匡特竟然被撤销了指控,还由美军派专车给送回了家。 毕竟,跟追责“第三帝国”的企业家们相比,重建秩序维护势力范围对抗苏联才是美军最着急要干的事儿,美国人需要京特·匡特继续“发挥余热”。 但另一部分不可忽视的原因是,京特·匡特和他的律师团队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背锅侠”——前德三帝国宣传部长, 戈培尔 。 这就有必要讲讲, 京特·匡特和他那著名前妻——“第三帝国”事实上的第一夫人, 戈培尔 · 玛格达不可不说的故事。 京特·匡特37岁的时候,已经为他生了两个儿子的爱妻 安东妮 因病早逝。 丧妻之初,京特逢人必表示, 安东妮 是自己生命中“唯一的真爱”,看那架势,好似要为亡妻守身如玉一辈子。 不出两年,他—再-婚-了。 续弦是小了他20岁的金发碧眼美女, 玛格达。 从柏林到高斯勒的火车上,还是高中生的 玛格达中途上车。 坐在高级包厢里的一位中年秃头发福的大叔放下手中的报纸,抬起了头,准备向女士打招呼,然后惊呆了——这简直如同小仙女下凡。 两人聊了一路,还挺谈得来。临别的时候,小仙女允许京特·匡特以叔辈的身份到学校约自己外出游玩。 又过了几个星期,京特·匡特向她提出了求婚。 玛格达考虑了三天,同意了,即便她比京特·匡特的两个儿子年纪大不了多少。 作为著名企业家夫人,年轻的玛格达很难适应身份,跟丈夫的代沟不断加深,三观也愈发不和。 玛格达厌弃京特·匡特的吝啬、无趣,向往电影和小说里那种刺激、浪漫的自由。 生下儿子 哈拉尔德 后不久,玛格达艾开始放飞自我,暗中交往了一个叫做艾内斯特美国情人。 这个艾内斯特也相当有来头,是美国总统胡佛的亲侄子。 玛格达和京特·匡特离婚的当天,艾内斯特就跪地苦苦求婚。 但玛格达此时竟然又犹豫了。 一个闺蜜告诉她,不妨去 体育 馆看看“褐衫党”们闹哄哄的集会,来散散心。 集会上,一个其貌不扬瘦小枯干的瘸腿男人在台上激情演讲。 台下,美貌的玛格达看得心醉神迷。 显然,那个不负责任的建议,残酷地毁掉了玛格达的一生...(此处省略一千字)。 希特勒夫妇自尽后,戈培尔两口子亲手将身边六个未成年孩子全部毒死之后,穿戴整齐的双双自杀,全家八口人给元首“主动殉葬”。 很明显,这时把“锅”都推到已经“畏罪自杀”的纳粹战犯身上,是最靠谱的操作。 京特·匡特声泪俱下的指证,当年是戈培尔拿哈拉尔德的抚养权做筹码,逼他加入的纳粹党。 后来京特·匡特的律师团还真找到了一些人证物证,把京特塑造成了一个受纳粹迫害,甚至被纳粹特权阶级毁灭了家庭的“受苦单亲爸爸”形象,赢得了不少同情分,最终帮助他成功脱罪。 被关监狱的一年多里,京特·匡特也没闲着,一直在思考如何重建他的企业王国。 恢复自由后的京特·匡特又开始交了好运。 1948年,新成立的西德政府为抑制通货膨胀,发行“西德马克”取代原帝国马克——100个帝国马克兑换6.50个帝国马克。 这么一来,普通老百姓辛苦存银行的积蓄一时间贬值惨重,而像京特·匡特这样的投资者却凭空减轻了沉重的债务负担,手中的大批证券及地产、工厂等实际资产也都随之大幅升值;再往后,随着马歇尔计划的刺激和朝鲜战争的爆发,他入股的军工厂也迅速起死回生..... 这时才六十多岁的京特·匡特,身体却垮了,跟老爸一样,各种慢性病缠身。只是,自己的继承人,在他看来,却并不尽如人意。 京特·匡特和早逝的爱妻有两个儿子,赫尔穆特和赫伯特。长子赫尔穆特从小就被当作匡特家族接班人进行培养,但不幸是,才20出头,赫尔穆特就因盲肠炎猝然离世。 京特只得把希望放在了自小患有眼疾的二儿子赫伯特身上——开始的时候,赫伯特连书本上的文字都看不见,但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视力逐渐有了改善。 后来,京特·匡特和玛格达生下了三子 哈拉尔德,但哈拉尔德曾经同 戈培尔走得很近, 还参加过纳粹德国国防军,这些“污点”,也让 京特·匡特非常纠结。 1954年,京特·匡特在出差途中突然离世,按照遗嘱,他那庞大的匡特财富帝国平分给了同父异母的两个儿子——赫伯特管理蓄电池、 汽车 和钾矿厂(AFA公司、温特斯哈尔和戴姆勒-奔驰股份),哈拉尔德则接手公司其他部分,主要是金属加工企业。 随着德国和整个欧洲经济的复苏,匡特兄弟认定 汽车 行业即将迎来热潮。 于是,匡特家族的第三代掌门赫伯特和 哈拉尔德兄弟开始不断增持奔驰股份,并高度关注起了另一家濒临破产的 汽车 企业——巴伐利亚发动机制造厂(宝马集团BMW)。 但在具体操作方案上,兄弟二人出现了重大分歧。 哈拉尔德认为,应该增持股份并帮助奔驰直接收购宝马集团,两家合一家即可;而赫 伯特则大胆提出了收购宝马的计划。 可是,当年并没人愿意相信宝马能彻底起死回生,不仅弟弟表示了明确反对,连银行都离他而去,拒绝向 赫 伯特提供贷款。 赫伯特决定背水一战,他投入了全部私有资产作为赌注,扩大宝马的股本。这意味着,如果此举失败,他将彻底破产。 现在看来,无论是提高奔驰股权还是押注宝马,都是一个极其明智的选择。 带领宝马公司起死回生之后,赫伯特继续增持宝马股份,直到1969年实现绝对控股。 当 1982年 赫伯特去世时,匡特家族经营着200多家公司,员工超过7 万名,销售收入达到 130 亿元德国马克。 1967年,哈拉尔德在从法兰克福飞往法国尼斯的途上不幸遇难,留下了妻子英格和5名女儿。 随后,英格开始和赫伯特进行了艰难的分家谈判。 而哥哥赫伯特则有过三段婚姻,留下了6个子女。 1970年,赫伯特早早就留下遗嘱,把自己旗下的企业股份和财产依次分给三任妻子和6个子女,最重要的宝马经营权及控股股权,则全数分给了第三任妻子约翰娜和她的一儿一女。 英格也最终和 赫伯特谈妥,获得了车厢、金属、弹药厂、戴姆勒-奔驰等其他行业的股权。 四年后,她将持有的所有戴姆勒-奔驰股权出售给科威特国王,一次套现约10亿马克。这也是当年全球最大的交易,曾经惊动了整个世界。 1978年英格去世,她的5位女儿获得了均等的财产,总计约15亿德国马克。 原本,全球的吃瓜群众都等着这5位小姐姐争夺遗产的好戏,没成想,五姐妹决定同舟共济,并未着急再次分家。 她们成立了家族办公室—哈拉尔德·匡特控股有限公司(Harald Quandt Holding),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以分散和组合投资的形式统一管理家族财富,并维持至今日,一直保持着和睦和持续增值。 而赫伯特继承人也非常给力,尤其是掌管宝马集团的女儿苏珊娜,颇有其父的风貌,做出了不菲的业绩。 匡特 家族掌握着德国的大量工业企业,但却世代履行着保持低调的“家规”,家族成员们几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也从未把“ 匡特”的姓氏用作广告宣传, 更没有因为分家事宜大打出手,伤及企业元气,始终完整地保持着家族传承——他们 永远站在幕后,做真正低调的操盘手 ; 相比之下,可悲的是跟 匡特 家族同时代崛起的克虏伯家族,即便相关企业至今还打着克虏伯的品牌,但跟克虏伯家族,早就没有什么瓜葛了。

关于本次宝马中国股票,德国宝马汽车公司的分析师目标价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解决了您的问题,我们非常高兴。